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

2018年12月,世界攀冰大师 Will Gadd

被联合国环境署(UN Environment)

任命为“高山英雄”(Mountain Hero)

他将协助联合国环境署展开工作,

提高全世界对于冰川的保护意识。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

“高山英雄”项目,筛选世界上出众的运动员,指导他们将自己的部分时间致力于提高公众环境保护意识,尤其是高山山地环境。

Will Gadd不是攀冰的吗?

什么时候开始搞环保了?

在讲述之前,你需要知道这些:

 

Will Gadd,是世界顶尖的攀冰运动员、滑翔伞运动员、攀岩、皮划艇以及山地车全能玩家,是SCARPA赞助的攀冰一脉的当家武生,同时也是始祖鸟、RedBull、Black Diamond等共同赞助的运动员。

他也是一名演说家、山地向导、培训师。

生活中,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女朋友Sarah。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2

他最为卓著的成就是:

在尼亚加拉大瀑布攀冰(世界第一人);

攀爬141米高的正在喷着水汽的汉默肯瀑布;

攀爬乞力马扎罗山上的最后一片冰川;

2018年2月,他和Sarah来中国太行山脉攀爬了著名的“圣诞树”冰瀑;

他最喜欢的中国菜是宫保鸡丁;

他去过的岩馆是北京的岩时。

(最后这两点跟文章没关系,但真爱粉可能想知道)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3

Will Gadd 在尼亚加拉大瀑布攀冰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4

Will Gadd 在岩时攀岩,刚把脚上的SCARPA Drago攀岩鞋脱下来

 

进入正题。

Will Gadd在刚刚过去这个冬季可没闲着,他与Jason Gulley教授一起来到冰封的格陵兰岛,深入冰盖之下,以科考的角度去收集全球变暖对环境造成影响的数据。

 


 

深入格陵兰冰盖之下

 

在Will Gadd的世界里,对于危险境地已经毫不陌生了。但是在格陵兰岛冰盖之下,他遇到了最危险的挑战。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5

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6

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与Will一同前往的还有Jason Gulley教授,他是一位任职于南佛罗里达大学的地理学家、冰洞研究专家,他教Will如何穿上潜水干衣安全地进行冰下潜水:如果不能成功有效释放干衣中的空气,便会导致突然反弹回冰面,而这种情况是致命的。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7

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8

Will Gadd与Jason Gulley教授(右)。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但那不是他们面临的唯一危险。当他们进入冰盖以下的腔体后,准备前往潜水的入水处,然而大块大块的冰坨子从顶上脱落、砸下,这种情况也是致命的,他们不得不中止冰潜计划。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9

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0

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这样可能很遗憾,但是正如Will Gadd常说的那句,“不管是什么探险,第一目标永远是活着回来。”

2018年8月,他们来这里踩过点,看看怎么做是可行的。在10月气温低至-30℃时回到这里,此时的冰层冻得更坚硬,抵达也更可行(冰上行走)。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1

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谈论这个项目,Will感慨道:“比起以往的那些项目,这一次我更接近死亡。”他回味着那些命悬一线的时刻。

活着的每一刻我都无比庆幸,单手悬吊在格陵兰冰盖某个漩涡之上就是一条活路。生命中有些时刻,你不可能再有机会如当时那般鲜明地‘活着’了。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2

Will Gadd脚上穿的是SCARPA幻影技术版Phantom Tech。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我的世界正在融化”

尽管冰潜计划泡汤,Will和教授认为,格陵兰岛之行对于帮助人们理解全球变暖正在如何影响着我们的河流、冰川、如何导致海平面上升,依然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事实上,Will Gadd很早就意识到自然环境与户外探险之间的依存关系,他经常用自己的攀冰技能帮助科学家们进入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地带,比如冰川内部。

2017年,他带着艾伯塔大学的Martin Sharp教授,联合加拿大科技博物馆,对家乡加拿大艾伯塔省的阿萨巴斯卡冰川(Athabasca Glacier)进行了一系列考察。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3

Martin Sharp教授。photo from: willgadd.com

进入阿萨巴斯卡冰川内部之后,他们发现,尽管外面气温低到-40℃,冰川内的竟然只有-1℃,意味着如果全球气温再升高1℃,这个冰川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此外,冰川壁上的黄褐色斑点,不是来自岩石,而是生物膜,从来没有人在冰川底下看到过这些东西。

 

“我的世界在融化。”Will哀伤地说出这么一句,眼中透着恐惧。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4

“当我把这些冰川的照片拿给两个孩子看时,他们被冰川的奇特形状和颜色吸引住了,但我心里却不是滋味,我还没开始帮他们(下一代)为全球变暖做好任何准备,而世界却在以远远超出我们想象的速度和范围在发生变化。”

 

Will曾经在采访中说起,要孩子是一件life-changing的事情,有了孩子之后,他会去想,我们能给孩子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5

 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我心中一寒,不光是因为那些消退的冰川,更因为当了一辈子攀登者和向导、却对我一直赖以生存的高山世界如此无知而感到恐惧。”

冰川消亡是什么概念呢?

这么说吧,下次你去坦桑尼亚旅行时,记得望一眼乞力马扎罗山上的冰川,因为,尽管它已经在那里留存了一万两千多年,但很可能在2030年就会消失殆尽。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6

2014年,Will Gadd在乞力马扎罗山上仅存的一处冰川攀冰,薄薄的冰体,孤零零地矗立在荒凉的土地上,可能到2030年就会消失殆尽。photo from: willgadd.com

 

“几年前,我们几个来这儿的时候它不是这样的。这些冰川不仅是在消退,它们在消失啊!当你直面这些问题的时候,就不会再从理论上去看待气候变化了。”这是活生生的事实。

冰川消融,

是全球气候变暖最显而易见的负面影响,

那些古老而神圣的自然物质,

正在离我们而去。

 

高山英雄

攀冰者、登山者有责任去宣传和保护他们赖以行进和享受的高山,那就是为什么联合国环境署要与国际登山攀岩联合会(UIAA)联手,促进高山地区的环境保护,这项工作包括与国际高山向导协会联盟(IFMGA)共同开展针对高山向导们的环保与可持续性课题的培训。例如,减少攀登过程中的垃圾等。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7

 

Will Gadd希望“高山英雄”一职能让他接触到更广阔的环保途径,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科学家们。

可是,有一个问题摆在眼前:科学家们兢兢业业地为气候变化做出那么多努力,而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反对的声音。

那些反对者,Will看待他们就像那些不认为吸烟致癌的人群一样。“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观念,但是,都这个时候了还在争论这个问题,就好比在争论我们的孩子有没有吸到二手烟一样。”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8

威胁,你感觉不到,不代表它不存在。

 

常在自然中行走的户外爱好者或许会更容易感知到自然的变化,

四季交替,万象更迭。

雪线是不是比前两年高了?

冰壁融化得是不是比以前早了?

山中海子夏季水位是不是上涨了?

以前在海拔2000米以下栖息的野生动物,是不是在海拔3000米以上也出现了?

……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19

photo by Christian Pondella

“如果你有幸享受到大自然的美好,那么就应当有爱护之心。”若人人都能这么想这么做,哪里还需要什么“高山英雄”呢?若品牌厂商们在设计创造时能把环境因素、可持续性考虑进去,不是更能长远发展吗?

SCARPA在环保方面也下了不少的功夫,例如制造滑雪靴需要注射模塑,而模塑的原材料的选择很大程度上反应出生产商对环境的态度。SCARPA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大量采用一种特殊原料Pebax(聚醚酰胺),此为纯植物提取(取自蓖麻),避免了采用化石能源,是对环境保护的一个不小的贡献。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20

历史上的波兰登山家捷西·库库奇卡(Jerzy Kukuczka),是继梅斯纳尔之后第二位完攀14座8000米级山峰的传奇人物,其中四座还是冬季攀登,这相当有难度。他脚上穿的正是主要由Pebax制成的塑料登山靴SCARPA Vega。这款鞋被奉为经典,在Pebax公司橱窗里展览了两年,SCARPA也成为ENEA(一个新科技、能源与环境的机构)为南极科考站科考人员配备的指定鞋靴品牌。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21

库库奇卡穿的SCARPA Vega登山靴

 

至于Will Gadd,他将会继续利用自己的专长技能,帮助和带领人们进入荒野山地,进行气候变化研究与考察。为了弥补自己不得不在世界各地飞行出行,他还购买了碳抵消额度——这个概念比较像蚂蚁森林。从自身做起,为了守护高山,贡献出他自己的一份力。

Will Gadd:我的世界正在融化-22

photo from: willgadd.com

最后,良心一问,植树节你种树了么?

你我,还能做点什么呢?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