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愈的托马斯·布本多尔夫攀登大格洛克纳山新路线

奥地利登山运动员托马斯·布本多尔夫Thomas Bubendorfer13个月前在多洛米蒂山区Sottoguda峡谷遭遇了危及生命的事故,伤愈的他刚刚成功地从一条全新的线路上从南壁登顶奥地利的大格洛克纳山 (3798 m)。

thomas-bubendorfer

新路线被命名为“第三生命”,托马斯此次攀登与Max Sparber和Hans Zlöbl共同完成。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的生活足可谓与众不同,就在1年多前这位在上世纪80年代最优秀和著名的奥地利登山家在多洛米蒂地区攀冰的时候遭遇事故几乎生命危殆,而今他已经在庆祝以完攀大格洛克纳山新线路的方式来庆祝找到自己的“第三生命”。在80年代托马斯就以他大胆和壮观的Free solo无保护攀登得享大名了,他开始他的”攀登事业”时才18岁, 当时是1980年夏天,他solo攀登多洛米蒂Civetta山西北面有名的Philipp-Flamm路线仅用时4小时,当即声名鹊起。20岁时他solo攀登Droites峰北面, 紧接着又solo了几乎强度翻倍的大乔拉斯峰的Walker Spur路线。1983年7月27日他的代表作之一艾格峰北面的Heckmair路线速攀仅用时4小时50分钟。他这个惊人的纪录保持了20年后才被Christoph Hainz刷新。1986年的巴塔哥尼亚山区托马斯遇上了仅有的4天适合攀登的时间窗口,而他仅用了其中的23小时就独自完攀菲茨罗伊峰并安全返回。上述突破性的攀登使得他后续的项目经常吸引摄像机的关注,例如他在1988年连攀多洛米蒂5座著名山峰时(Lavaredo拉瓦莱多三峰山西峰的Cassin路线、主峰的Comici-Dimai路线、小峰的Innerkofler路线、马莫拉达峰南壁的唐吉柯德路线以及Sasso Pordoi的尼亚加拉路线)摄制组的直升飞机一座接一座山峰地飞行,加上电影摄制组的编制无疑引来了攀登界纯粹主义者的批评, 但托马斯作为一名登山家和他的杰出能力却毋庸置疑。

一切看上去都像是运气特别眷顾托马斯, 但几个月后突然停止, 当时他在列支敦士登 Klamm岩壁拍摄电视广告时意外地遇到20米落差的坠落。然而托马斯又是令人难以形容的幸运, 他“只是”摔伤了手腕、9节椎骨和一只脚的脚踝。虽然医生宣布他35%的运动机能受损并告诫他不要再登山了,可他却推翻了医生的诊断在1991年惊人地以16小时首次solo完攀南美洲最高点阿空加瓜峰Messner Direttissima路线。因此, 托马斯将这定义为他的 “第二生命”的开始, 毫不意外的这是围绕登山但最重要的是围绕着对生命价值的新认识。然而在 2017年3月1日他的一切又意外地戛然而止: 在多洛米蒂的Sottoguda峡谷攀冰的时候,在著名的Cattedrale冰瀑上绳降的时候出了差错从10米高度坠落。他的搭档赶紧把他从河里拉出来, 当救援人员赶到时他还清新但伤情很严重。由于在获救之前托马斯吸入了水并因此造成肺部并发症, 他从贝卢诺医院转移到帕多瓦,有长达6天的时间里他处于药物引发的昏迷中。他当时生命垂危亲属甚至要求媒体停止报导。后来奇迹般地54岁的托马斯幸存下来, 不久后他被从意大利转移到一家萨尔茨堡的医院,并从那里出院。

现在距离在马莫拉达峰下经历了噩梦般的一天足足13个月之后, 奥地利最高峰迄今未被首攀的南壁传来消息:托马斯于4月14日与Max Sparber以及他的经常的攀登搭档Hans Zlöbl成功登顶。他们形容路线是”相当合理的混合型线路 “,三人合力克服了这条难度系数达到M8级别的路线,但这已经相对无关紧要了,因为这条新的路线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被命名为——Das dritte Leben, “第三生命”。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