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Grant 的创举,翻越科罗拉多所有14000英尺级别山峰

Joe Grant 的创举,翻越科罗拉多所有14000英尺级别山峰-1

▲ Joe Grant 自我挑战计划:Tour De 14ers(一万四千英尺级别山峰之旅),他站在位于丹佛市西边约 55 英里14275 尺高的 Torreys 峰顶。这是他全人力、自我补给的 57 个连续登峰旅途中,倒数第二站。

下午1:15,越野跑名将、文艺探险家 Joe Grant 坐在 Antero 山顶,嘴里咬着一块加油站买的大豆卷饼。这里是科罗拉多第十高的 14269 尺的峰顶,但在这样大多数人都想庆贺的时刻,恰恰是他旅途的最低谷。

“这是最糟糕的一天,非常可怕。我精神涣散,很难受”Grant回忆道:“当我的精神想要放弃时,它就会打败我了,我只能跌撞前行。”

33 岁的 Grant 是小有成就的越野跑选手、攀登者和自行车旅行者。他夺得的众多奖项中,包括了 2012 年硬石 100 亚军,2015 年 560 英里自补给科罗拉多越野跑第六名。这意味着他经历过无数崎岖山路上的高峰与低谷。18 天里,骑过 700 英里,翻越了 29 座 14000 尺以上的顶峰,低落的一两天听起来算不上什么新奇。但对于Grant来说,这确实是他史诗般 Tour de14er 旅程中的最低谷。

7 月 26 日,Grant 从家门口出发—科罗拉多金山(Gold Hill)即 Boulder 西山脚。Tour de 14ers 这个挑战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在单人自补给无支援的情况下,翻越 57 座科罗拉多高逾 14000 英尺高的峰顶。因此,他计划骑车穿越每座山顶之间,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上山顶,期间当然不会借用车辆或其他外力帮助。

在这段孤独的旅途中,站在 Antero 山顶 Grant 经历着精神及身体上的崩溃。“很多时候,你在想办法安排与设置路径,以形成连续的行程,”他说,“我计划怎样骑车和跑步登顶,怎样返回,让行程一直持续。”而现在,行程中止了。

在 Antero 山那无数的碎石坡跌跌碰碰下山后,Grant 找回清早存放于此的自行车,骑入坎坷的四轮车道,直到下一个拐弯。他又将从拐弯处重新爬升,跑上 Princeton山……

因为所有的装备都要自行车携带,Grant 这次一个月长的旅程都是极简的行装配置。整个挑战旅途包含的跑步装备只有两双 SCARPA 跑鞋、一条短裤、一件T恤、一件长袖衫、雨裤和外套、换洗的袜子还有一条 Buff 头巾。每座山前,他都会先在登山口附近存放好自行车,往跑步背心塞满士力架、什锦杂果、冰冻大豆卷饼,然后跑步登顶。接着他迅速跑下山取回自行车,鞋子绑在车框背后,换掉短裤,接着骑行到下一个登山口。整一个月都维持着这种节奏。

Joe Grant 的创举,翻越科罗拉多所有14000英尺级别山峰-2

此次项目由 Scarpa, Patagonia, Reeb Cycles, 和 Oskar Blues 啤酒赞助,Grant 说:“我主要目的是为了推广本土化的、自给自足的探险旅途,挑战我自己,也许是靠我个人的力量、也许是从我家门口开始。”

Grant 的旅途绝对堪称探险,淋过雨披过雪,在林业服务的卫生间过夜,自行车轮圈摔坏了要等待两天送替补。他每天的营养摄取依赖加油站能买到的食品——冰冻大豆卷饼、士力架、Clif 能量胶、松饼、巧克力奶和曲奇。每当经过市镇,他就拼命补充高热量的食物——汉堡包、薯条、雪糕等,能吃得下都吃。

“这一个月显得遥遥无期,时时会感受到高潮和低谷,”他说,“有些天你会觉得自己能一直跑下去,而某些天你仿佛又掉进谷底。”

维持 Grant 前进的动力常常只是些细微的小事,比如说有朋友加入到一座峰顶为他打气;晚上有个美妙的过夜露营地;清晨的一抹温暖阳光;登顶后下山的欢快雀跃。“我想细心品尝过程中的每个细节,这是份经历,”他说,“而不是成绩单或记录。”

对于 Grant 来说,在山里持续逗留,挑战精神和身体的极限,正是他渴求的经历。这份渴求在这次旅途中得以满足好几回。

“在 Wilson 山脉奔跑挺难的,雨下得很大,群山顶峰满是岩屑与碎石坡,整个旅途都很容易分神。”他说。

Joe Grant 的创举,翻越科罗拉多所有14000英尺级别山峰-3

同样,在跑上 Wetterhorn 和 Uncompahgre 顶峰后,他成功登顶科罗拉多第六高峰Antero,叠加上前两天超过 100 英里的骑行里程,他经历了精神上的崩溃。“Antero 之后,我开始怀疑自己,我想我可能在 San Juans 拼尽了余力,导致登得了此顶顾不了彼峰,而且我还没跑过 Elks 峰,更怀疑接下来会怎样。”他承认道。

然而 Elks 没有成为 Grant 的绊脚石。他特地选在下午或晚上骑行,然后驻守在登山口,第二天一大早跑上山顶以避免恶劣的天气。从 Maroon 北面峰顶下山后,Grant 说他在山上遭遇困境,“冰和雪混合,十分糟糕,我实在崩溃了,在一处巨石场对着自己呐喊尖叫。释放了怒气之后,我又重拾能量回到跑道。”

尽管日积夜累的身心疲倦,Grant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登峰过程,每座山峰后行程都变得更为精炼。“第一周过后,我就只带半升水上山,一路喝一路装,”他说,“野外很潮湿,到处都有水。我通常多带点食物,比我实际需要的多。”

29 天后,Grant 距离完成他的旅程并撰写新的个人记录只剩下 100 英里骑行里程与一座大山峰的登顶:14255英尺的 Longs Peak。但当他骑车经过他家,骑向 Longs 的时候,还有一项挑战等待着他。

“天啊,7 英里就能回家,或是骑 40 英里到 Longs 山,真的很艰抉择,而且下大雨,我只想快点完事”,他说“但当我凌晨三点到达 Longs,看到那么多人在那兴奋地跃跃欲试要登顶,这让我深受感染,去多跑一座山。”

然后他完成了。Grant 回到 Longs Peak 的登山口,骑行 25 英里回到金山的家,按停计时器:31天,8小时,33分。他总计爬升十万多英尺,骑行 1400 英里。一个月完全自助,57座一万四千尺山峰之旅结束。

Joe Grant 的创举,翻越科罗拉多所有14000英尺级别山峰-4

“不得不说从 Longs 山骑行回家的路途相当反高潮,”他说。终点虽有反常,但旅途和成就却万古长青。“我觉得,没有终点线也挺好;设定一个前提,然后看看将会发生什么事,”他补充道。

这是一项新的记录 —— 打破了两年前 Justin Simoni 创造的 34.5 天的记录。但对于Grant 来说,这是一趟对个人极限更深层次的挖掘与理解的过程。“我喜欢顺其自然,设定一个目标让我测试个人的极限,然后看有什么展开。”这次,是一次与众不同的跑步与骑车的成就,一项终身的成就,一段不断影响着 Grant 作为跑者与冒险家的旅途。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